《宋书》

年代:南朝

作者:沈约

《宋书》是一部记叙南朝刘宋一代汗青的纪传体史乘。梁沈约撰﹐含本纪十卷﹑志三十卷﹑传记六十卷﹐共一百卷。今本个外传记有残破﹐多数传记是先人用唐高大《小史》﹑《南史》所补。八志原排在传记以后﹐先人移于本纪﹑传记之间﹐并把律历志中律与历两部分瓜分开。 《宋书》收录当时的诏令奏议﹑书札﹑文章等各类文献较多﹐保存了原始史料﹐有益于后代的研究。该书篇幅大年夜﹐一个重要缘由是很留意为朱门士族立传。

推荐诗词

登鹳雀楼(唐·畅当)

迥临飞鸟上,高出世尘间。
天势围平野,河道入断山。

石将军疆场歌(明·李梦阳)

清风店南逢长者,告我己巳年间事。
店北犹存古疆场,遗镞尚带勤王字。
忆昔蒙尘实惨怛,反覆势如风雨至。
紫荆关头昼吹角,杀气军声满幽朔。
胡儿饮马彰义门,烽火夜照燕山云。
内有于尚书,外有石将军。
石家官军若雷电,天清野旷来鏖战。
朝廷既掉紫荆关,吾平易近岂保清风店。
牵爷负子无处逃,哭声震天风怒号。
儿女床头伏鼓角,野人屋上看旌旄。
将军此时挺戈出,杀胡不异草与蒿。
追北归来血洗刀,白天不动苍天高。
万里烟尘一剑扫,父子豪杰古来少。
生成李晟为社稷,周之方叔今元老。
单于痛哭倒马关,羯奴半逝世飞狐道。
处处欢声噪鼓旗,家家牛酒犒王师。
休夸汉室嫖姚将,岂说唐朝郭子仪。
沉吟此事六十春,此地经过泪满巾。
黄云夕照枯骨白,沙砾昏暗愁行人。
行人来折疆场柳,下马坐望居庸口。
却忆千官迎驾初,千乘万骑下皇都。
乾坤得见中兴主,日月重开再造图。
枭雄不数云台士,杨石齐名世界无。
呜呼!杨石今已无,安得再生此辈西备胡。

孺子歌(先秦·先秦无名)

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缨。
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我足。

东门之枌(先秦·诗经)

东门之枌[1],宛丘之栩。子仲之子,婆娑其下。

穀[2]旦于差,南边之原。不绩其麻,市也婆娑。

穀旦于逝,越以鬷[3]迈。视尔如荍[4],贻我握椒。

古分袂(唐·韦庄)

晴烟漠漠柳毵毵,不那离情酒半酣。
更把马鞭云外指,断肠春色在江南。

临江仙·峭碧整齐十二峰(唐·牛希济)

峭碧整齐十二峰,冷烟寒树重重。瑶姬宫殿是仙踪。
金炉珠帐,喷鼻霭昼偏浓。
一自楚王惊梦断,人世无路重逢。至今云雨带愁容。
月斜江上,征棹动晨钟。
谢家仙不雅寄云岑,岩萝拂地成阴。洞房不闭白云深。
当时丹灶,一粒化黄金。
石壁霞衣犹半挂,松风长似鸣琴。时闻唳鹤起前林。
十洲高会,何处许相寻。
渭阙宫城秦树凋,玉楼独上无憀。含情不语自吹箫。
调清和恨,天路逐风飘。
何事乘龙人忽降,似知深意相招。三清连袂路非遥。
人间樊篱,彩笔划娇饶。
江绕黄陵春庙闲,娇莺独语关关。满庭堆叠绿苔斑。
阴云无事,四散自归山。
箫鼓声稀喷鼻烬冷,月娥敛尽弯环。风流皆道胜人世,
须知狂客,判逝世为红颜。
素洛春景春色潋滟平,千重媚脸初生。凌波罗袜势悄悄。
烟笼日照,珠翠半清楚。
风引宝衣疑欲舞,鸾回凤翥堪惊。也贴心许恐无成。
陈王辞赋,千载有申明。
柳带摇风汉水滨,平芜两岸争匀。鸳鸯对浴浪痕新。
弄珠游女,浅笑自含春。
轻步暗移蝉鬓动,罗裙风惹轻尘。水精宫殿岂无因。
空劳纤手,解佩赠恋人。
洞庭波浪飐好天,君山一点凝烟。个中真境属神仙。
玉楼珠殿,相映月轮边。
万里平湖春色冷,星斗垂影参然。橘林霜重更红鲜。
罗浮山下,有路暗相连

雨晴(唐·杜甫)

雨时山不改,晴罢峡如新。天路看殊俗,秋江思杀人。
有猿挥泪尽,无犬附书频。故国愁眉外,长歌欲损神。

胡丈步曾远函论诗却寄(现代·钱钟书)

汲古斟今妙寡双,袖携西海激西江。
中州无外皆同坏,旧命维新岂陋邦。
烽火远书金可抵,丹铅退笔鼎难扛。
不乾扪有谈诗舌,挂壁年来气亦降。

半夜四时歌(南北朝·南朝平易近歌)

春林花多媚,
春鸟意多哀。
春风复多情,
吹我罗裳开。

杵歌(七首。有序)(元·杨维桢)

亟亟城城城亟城,小儿齐唱杵歌声。
杵歌传作睢阳曲,中有哭声能陷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