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庭芳·山抹微云

[宋] 秦不雅
山抹微云,天连衰草,画角声断谯门。暂停征棹,聊共引离尊。若干蓬莱往事,空回想、烟霭纷纷。夕阳外,寒鸦万点,流水绕孤村。
断魂。当此际,喷鼻囊暗解,罗带轻分。谩博得、青楼薄幸名存。此去甚么时候见也,襟袖上、空惹啼痕。伤情处,高城望断,灯火已傍晚。
分类标签: 宋词三百首 婉约诗
【注释】:

①谯门:城门。
②引:举。 尊:羽觞。
③蓬莱往事:男女爱情的往事。
④烟霭:指云雾。
⑤销魂:描述因悲哀或快活到顶点而心神恍忽不知所以的模样。
⑥谩:徒然。 薄倖:痴情。

【评解】

这首词写诗人与他所留恋的一个男子的拜别情形,充斥了低沉婉转的感伤情调。上片描述别时的风景及对往事的回想。下片抒写拜别时的留恋、惆怅之情。全词把悲凉春色、伤别之情,融为一体。经过过程对凄冷风景的描述,用宛转腔调表达伤感的情感,是这首词的重要艺术特点。

【集评】

周济宋四家词选》:此词将出身之感,打并入艳情,又是一法。
谭献《谭评词辨》:淮海在北宋,如唐之刘文房。下阕不假砥砺,瓜熟蒂落,非平钝所能饰辞。
徐育平易近《历代名家词赏析》:全词层次井然,步步深刻,分别在江边征棹当中,看的是野外苍茫之景;由饮酒到话别,到解囊相赠,由泪染襟袖到征棹远逝,灯火昏黄,真是满纸悲凉色,一派伤别情,不愧是婉约派代表作。
晁补之云:少游如《寒景》词云:“夕阳外,寒鸦数点,流水绕孤村。”虽不识字人,亦知是生成好言语。(《苕溪渔隐丛话》引评《复斋漫录》)
《唐宋词百首详解》:就全词来讲,景是引人的,情是悱恻的,景中无情,景以神情;情寓于景,情融于景,亦景亦情。
唐圭璋《唐宋词简释》:此首写别情,绸缪凄婉。“山抹”两句,写别时所见风景,已经是堪伤。“画角”一句,写别时所闻,越发肠断。
“高城”两句,以景结,回应“谯门”,伤情无穷。
--引自惠淇源《婉约词》

这首《满庭芳》是柳永最出色的词作之一。起拍开端“ 山抹微云,天连衰草”,雅俗共赏,只此一个对句 ,便足以流芳词史了。一个“抹”字出语新颖,别成心趣 。“抹”字本意,就是用别一个色彩,掩去了本来的底色之谓 。传说,唐德宗在贞元时阅考卷,遇有词理不通的 ,他便“浓笔抹之至尾”。至于现代女流,则不时要“涂脂抹粉”亦即用脂红别色以掩素面本容之义。
如此说来,“山抹微云”,原即山掩微云。若直书“山掩微云”四个大年夜字 ,那就风流顿减,而意致全无了。词人另有“林梢一抹青如画,知是淮流转处山 。”的名句。这两个“抹”字,一写林外之山痕,一写山间之云迹,手段俱是诗中之画,画中之诗,可见作者是成心将绘画笔法写入诗词的。
少游在这个“抹”字上极享盛名,婿在宴席前遭了冷眼时,便“遽起,叉手而对曰 :‘某乃山抹微云女婿也!’”以致于其虽是笑谈,却也说清楚明了当时人们对作者炼字之功的赞成。
山抹微云,非写其高,概写其远。它与“天连衰草 ”,同是纵目天际的意思:一个山被云遮,便勾画出一片暮霭苍茫的境地;一个衰草如烟,便点清楚明了暮北风景昏暗的气候。全篇情怀,皆由此八个字里而透发。
“画角”一句,点明详细时间。现代傍晚,城楼吹角,所以报时,正如姜白石所谓“正傍晚,清角吹寒,都在空城”,正写详细时间。“暂停”两句,点出赋别、饯送之本领。词笔至此,便有回想前尘、低徊往事的三句,稍稍控提,悄悄唱叹。妙在“烟霭纷纷”四字 ,真假双关,前后相顾。“纷纷”之烟霭,直承“微云”,头绪清楚,是实写;而昨日前欢 ,此时却忆 ,则也正如烟云暮霭,清楚如在,而又迷茫怅惘,此乃虚写。
接上去只将纵目天际的情怀,放在眼前风景之间,又引出了那三句使千古读者叹为绝唱的“夕阳外,寒鸦万点 ,流水绕孤村”。因而这三句可参看元人马致远的名曲《天净沙》 :“柘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 ;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际”,捉住典范意象,巧用画笔点染,非大年夜手不克不及为也。少游写此,全在神理,谓天色既暮,归禽思宿,却在流水孤村,如此便将一身微官濩落,去国离群的游子之恨以“无言”之笔言说得极尽描摹。
词人此际心境非常苦楚,他不去描述这一苦楚的心境,却将它写成了一种极美的境地,难怪令人称奇叫绝。
下片中“青楼薄幸”亦值得玩味。此是用“杜郎俊赏”的典故:杜牧之,官满十年,弃而自便,一身轻净 ,亦万分感慨 ,不屑正笔稍涉宦场一字,只借“闲情”写下了那篇有名的“十年一觉扬州梦,博得青楼薄幸名 ”,其词意愤懑谑尽也。而先人不解,竟以小杜为“冶游子 ”。少游之感慨,又过乎牧之之感慨。
开头“高城望断” 。“望断”这两个字,总收一笔,悄悄点破题旨,此前文字倍添神情。而灯火傍晚,正由山林微云的傍晚到“纷纷烟霭”的渐重渐晚再到满城灯火,一步一步,层次递进,井然不紊,而惜别停杯,流连难舍之意也就尽在个中了。
这首词笔法高超还神韵深长,至情至性而境地超凡,非居心体味,不克不及得其妙也。

秦不雅

秦不雅(1049年—1100年9月17日),江苏高邮人(现高邮市三垛镇武宁秦家垛),字少游,一字太虚。被尊为婉约派一代词宗,别号邗沟居士,学者称其淮海居士。苏轼曾戏呼其为“山抹微云君”。

秦不雅是北宋文学史上的一名重要作家,但在秦不雅现存的一切作品中,词只要三卷100多首,而诗有十四卷430多首,文则达三十卷共250多篇,诗文相加,其篇幅远远逾越词若干倍。

推荐诗词

半夜四时歌(南北朝·南朝平易近歌)

春林花多媚,
春鸟意多哀。
春风复多情,
吹我罗裳开。

宣州谢朓楼饯别校书叔云(唐·李白)

弃我去者,昨日之日弗成留;
乱我心者,昔日之日多烦忧。
长风万里送秋雁,对此可以酣高楼。
蓬莱文章建安骨,中心小谢又清发。
俱怀逸兴壮思飞,欲上彼苍揽明月。
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销愁愁更愁。
人生活着不称意,明朝散发弄扁舟。

蝶恋花 河中作(宋·赵鼎)

尽日春风吹绿树。向晚轻寒,数点催花雨。年少悲凉天授予。更堪春思萦离绪。临水高楼携酒处。曾倚哀弦,歌断黄金缕。楼下水流何处去。凭栏目送苍烟暮。

高都护骢行(唐·杜甫)

安西都护胡青骢,声价欻然来向东。
此马临阵久无敌,与人同心专心成大年夜功。
功成惠养随而至,飘飘远自流沙至。
英姿未受伏枥恩,猛气犹思疆场利。
腕促蹄高如踣铁,交河几蹴曾冰裂。
五花散作云全身,万里方看汗流血。
长安壮儿不敢骑,走过掣电倾城知。
青丝络头为君老,何由却出横门道。

古朗月行(唐·李白)

小时不识月,呼作白玉盘。
又疑瑶台镜,飞在青云端。
神仙垂两足,桂树作团团。
白兔捣药成,问言与谁餐。
蟾蜍蚀圆影,大年夜明夜已残。
羿昔落九乌,天人清且安。
阴精此沦惑,去去缺乏不雅。
忧来其若何,凄怆摧心肝。

应天长·条风布暖(宋·周邦彦)

条风布暖,霏雾弄晴,水池遍满春色。正是夜堂无月,沈沈暗寒食。梁间燕,前社客。似笑我、闭门愁寂。乱花过,隔院芸喷鼻,满地狼籍。
长记那回时,相逢重逢,郊外驻油壁。又见汉宫传烛,飞烟五侯宅。青青草,迷路陌。强带酒、细寻前迹。市桥远,柳下人家,犹自了解。

杂诗 其三(魏晋·陶渊明)

我行未云远,回想惨凉快。
春燕应节起,高飞拂尘梁。
边雁悲无所,代谢归北乡。
离昆鸣清池,涉暑经秋霜。
愁人难为辞,遥遥春夜长。

泛舟(宋·朱熹)

昨夜江边春水生,兵舰巨舰一毛轻。
历来白费推移力,此日中流安闲行。

元宫词(一百三首)(明·朱有燉)

健儿千队足如飞,侍从南郊露未晞。
宣传声中春日晓,御前咸着只孙衣。

鹧鸪天 元夕有所梦(宋·姜夔)

肥水东流无尽期,
现在不合种相思。
梦中未比图画见,
私下忽惊山鸟啼。

春未绿,鬓先丝,
人世别久不成悲。
谁教岁岁红莲夜,
两处沉吟各自知。

相干作者
相干诗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