鹧鸪天·只近虚名不近情

[元] 元好问
只近虚名不近情,且看不饮更何成。
三杯渐觉纷华远,一斗都浇块磊平。
醒复醉,醉还醒,灵均蕉萃不幸生。
离骚读杀浑无味,好个诗家阮步兵!
分类标签: 豪放诗
【注释】:

这是一首借酒浇愁感慨激愤的小词,盖作于金源灭亡前后。当时,元好问作为金源孤臣孽子,鼎镬馀生,栖迟寥落,满腹悲忿,无以自吐,不能不借酒浇愁,在醉乡中求得少焉排解。这首词就是在这类背景和心境下产生的。
词的上片四句,表述了两层意思。前两句以群情起笔,为一层,是说只近虚名而不饮酒,也未必有其成就 。“虚名”即虚名,多指功名荣禄。元好问在金亡前后 ,忧国忧平易近 ,悲忿填膺,既有力挽狂澜于既倒 ,乃尽弃“虚名”,沉沦面于醉乡 。其《饮酒诗》说 :“去古日已远,百伪无一真。独馀醉乡地,中有羲皇淳。圣教难为功,乃见酒力神。“《后饮酒》诗又说 :“酒中有胜地,名流所同归。人若不解饮,俗病从何医 ?”因此称酒为“生成至神物”。此词上片第二层意思 ,就是对酒的功能的赞赏:“三杯渐觉纷华远 ,一斗都浇块磊平。”“纷华”,指世俗尘凡。词人说,三杯以后,便觉阔别尘凡。然后再用“一斗”句递进一层,强表示酒的感化和本身对酒的须要 。“块磊”,指郁结于胸中的悲忿、愁闷。词人说 ,用这类特大年夜的羽觞盛酒,全部“浇”入胸中,才能使胸中的郁愤平复 ,也就是说,在大年夜醉以后,才能临时忘忧,而求得摆脱。词人就是要在这类“醒复醉,醉还醒”即赓续浇着酒的情况下 ,才能在那个世上生计。“灵均”以下三句,将屈原比较,就醉与醒,饮与不饮立意,从而将满腹悲忿,更转深一层。“灵均”即屈原; “ 蕉萃 ”、“ 不幸 ”,暗扣上片“且看”句意。《楚辞·渔父 》说 ,“屈原既放,游于江潭,行吟泽畔,色彩蕉萃 ,形销骨立 ”。但屈原却不去饮酒 ,还是“ 众人皆醉我独醒”。以其独醒,悲忿太深,乃至蕉萃不幸。这里词人对屈原明显也是同情的,但对其虽独醒而无成 ,反而落得蕉萃不幸,则略有薄责之意。因此对其《离骚》,虽然“读杀”,也总认为全然无味了。“浑无味”,并不是真的指斥《离骚》无味,而是因其太清醒、太悲忿,在词人极端悲哀的情况下,如许的作品读来只能惹起更大年夜的悲忿;而词人的目标,不是借《离骚》以寄悲忿 ,而是要从悲忿中摆脱出来,这个目标,是“读杀”《离骚》也不克不及达到的。“何故解忧 ?唯有杜康 !”所以只要饮酒了(像阮步兵那样 )。以“好个诗家”独赞阮步兵,明显,词人在屈阮比较亦即醒醉比较当中,毅然选中了后者,词人也走了阮步兵的门路。

推荐诗词

过昭君村 村在归州西南四十里。(唐·白居易)

灵珠产无种,彩云出无根。
亦如彼姝子,生此遐陋村。
至丽物难掩,遽选入君门。
独美众所嫉,终弃于塞垣。
唯此希代色,岂无一顾恩?
事排势须去,不得由至尊。
白黑既可变,图画何足论?
竟埋岱北骨,不返巴东魂。
惨淡晚云水,模糊旧乡园。
妍姿化已久,但有村名存。
村中有遗老,指导为我言。
不取往者戒,恐贻来者冤。
至今村女面,炙烤成瘢痕。

昭君墓(唐·常建)

汉宫岂不逝世,异域伤独没。
万里驮黄金,蛾眉为枯骨。
回车夜出塞,立马皆不发。
共恨图画人,坟上哭明月。

浣溪沙(宋·晁端礼)

清润风景雨後天。蔷薇花谢绿窗前。碧琉璃瓦欲生烟。十里闲情凭蝶梦,一春幽怨付鲲弦。小楼今夜月重圆。

夜归鹿门歌(唐·孟浩然)

山寺钟鸣昼已昏,渔梁渡头争渡喧。
人随沙岸向江村,余亦乘舟归鹿门。
鹿门月照开烟树,忽到庞公栖隐处。
岩扉松径长孤单,唯有幽人自来往交往。

无题(近代·何叔衡)

身上征衣杂酒痕,
远游无处不销魂。②
此生合是忘家客,
风雨登轮出国门。③

笼雀(明·王翱)

曾入皇家大年夜收罗,樊笼久困奈愁何。
善于禁苑随花柳,无复郊原伴黍禾。
秋暮每惊归梦远,春深空送好音多。
主恩未遂衔环报,羽翮年来渐熬煎。

江南曲(唐·于鹄)

偶向江边采白蘋,
还随女伴赛江神。
众中不敢清楚语,
暗掷金钱卜远人。

杂曲歌辞·水调歌第一(宋·无名氏)

平沙夕照大年夜荒西,陇上明星高复低。
孤山几处看烽火,懦夫连营候鼓鼙。

西施滩(唐·崔道融)

宰嚭亡吴国,西施陷恶名。
浣纱春水急,似有不平声。

浪淘沙·北戴河(现代·毛泽东)

大年夜雨落幽燕,
白浪滔天,
秦皇岛外打鱼船。
一片汪洋都不见,
知向谁边?

往事越千年,
魏武挥鞭,
东临碣石有遗篇。
萧瑟金风抽丰今又是,
换了人世。

相干作者
相干诗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