赠长沙公

[魏晋] 陶渊明
其一
同源分流,人易世疏,
慨然寤叹,念兹厥初。
礼服遂悠,岁月眇徂,
感彼行路,眷然迟疑。
其二
於穆令族,允构斯堂。
谐气冬暄,映怀圭璋。
爰采春华,载警秋霜。
我曰钦哉!实宗之光。
其三
伊余云遘,在长忘同。
笑言未久,逝焉西东。
遥遥三湘,滚滚九江。
山川阻远,行李时通。
其四
何故写心,此贻话言。
进篑虽微,终焉为山。
敬哉离人,临路凄然。
款襟或辽,音问其先。
赠长沙公序:长沙公於余为族祖,同出大年夜司马。昭穆既远,认为路人。经过浔阳,临别赠此。
------------------------------------------------
【解释】长沙公原是晋大年夜司马陶侃的封号(长沙郡公)。当时的制度是
父爵子袭。据《晋书?陶侃传)载,陶侃的五世孙陶延寿袭了长沙郡公的爵
位,他与陶渊明生活在同一个时代。陶渊明是陶侃的四世孙,比陶延寿长一
辈。
这首诗共四章,诗人以长者的身份,一方面感慨宗族的悠长汗青,赞赏
宗族的传统美德,另外一方面赞赏长沙公能继父业,并鼓励他赓续进德求学,
欲望往后常通消息。整首诗在立场和蔼、言恳意切当中,表现了诗人看重立
身处世的积极人生不雅和一种长者的风度。
余于长沙公为族(1),祖同出大年夜司马(2)。昭穆既远(3),认为路人(4)。经过
浔阳(5),临别赠此。
同源分流,人易世疏(6)。
慨然寤叹,念兹厥初(7)。
礼服遂悠,岁月眇徂(8)。
感彼行路,眷然迟疑(9)。
放穆令族,允构斯堂(10)。
谐气冬暄,映怀圭璋(11)。
爱采春华,载警秋霜(12)。
我曰钦哉,实宗之光(13)。
伊余云遘,在长忘同(14)。
笑言未久,逝焉西东(15)。
遥遥三湘,滚滚九江(16)。
山川阻远,行李时通(17)。
何故写心,贻此话言(18)。
进篑虽微,终焉为山(19)。
敬哉离人,临路凄然(20)。
款襟或辽,音问其先(21)。
[注释]
(1)于:犹“与”。族:宗族,家族。
(2)祖:陶延寿是陶侃的玄孙,陶渊明是陶侃的曾孙(非明日系),这里的“祖”兼指对方的曾祖
父辈与本身的祖父辈。大年夜司马:东晋名臣陶侃,曾任太尉,封长沙郡公,后拜大年夜将军。逝世后追赠大年夜司
马。
(3)昭穆:指同宗世系。现代贵族宗庙制度,二世、四世、六肚居于左,叫作昭;三世、五世、
七世居于右,叫作穆。既远:指世次相隔已远。
(4)路人:过路之人。指关系冷淡,彼此陌生。
(5)浔阳:地名,在今江西九江市。这里是陶渊明的故乡。
(6)同源分流:同一水源分出的主流,比方同一宗族的不合后代。人易:人事项革。世疏:世系
冷淡。
(7)寤:通“悟”,觉悟,觉悟。厥(jué觉):其。 厥初:现在的鼻祖。语本《诗?大年夜雅?生
平易近》:“厥初生平易近,实维姜源。”
(8)礼服:服丧的礼服,这里指宗族关系。先人因血缘亲疏关系不合,丧礼之服也有别,有斩衰、
齐衰、大年夜功、小功、绸麻等五种。悠:远,指关系的冷淡。眇:同“渺”。眇祖:指年代长远。
(9)行路:行路之人。眷然:爱慕的模样。迟疑(chóu chú愁锄):迟疑未定,彷徨不前。
(10)於(wū乌)穆:赞赏之辞。《诗?周颂?清庙》:“於穆清庙。”毛传:“於,叹辞也;
穆,美。”令:美,善。允构斯堂:指儿子可以或许持续父业。允:诚信,确能。堂:正室,喻父业。《尚
书?大年夜浩》:“若考作室,既底法,厥子乃弗肯堂,矧肯构?”(若考:其父。底法:屋基的大年夜小宽
长。厥子:其子。矧:何况,何况。)意思是说,父亲曾经奠定建房的范围,他的儿子不肯为堂基,
又怎肯持续建造房屋?这里是反用其意。
(11)谐气:调和的气度。冬暄(调xuān 宣):像冬季的阳光般和暖。暄:暖和。映:照映。怀:
襟怀胸怀。圭璋(guīzhāng 规章):宝贵的玉器。这句是说长沙公的襟怀胸怀与可与美玉相映生辉。这两句赞
美长沙公气度平和,品德崇高。
(12)爱:语助词。采:光彩。华:同“花”。爱采春华:光彩好像春花。这里是描述长沙公风
华正茂,功绩卓越。(宋书?高帝纪)载:“义熙五年(409),慕容超率铁骑来战,命咨议参军陶延
寿击之。”可知陶延寿于义熙间颇建功业。载:通“再”,又。警:惕。载警秋霜:惕于秋霜之微。
是说长沙公立品处事机灵练达而当心谨慎。
(13)钦:敬。实宗之光:实际上是宗族的荣光。
(14)伊。云:语助词。遘(gòu 够):遇。长:晚辈。指作者为长沙公的晚辈,同:指同宗。
(15)逝:往,去。这里指分别。
(16)三湘:泛指湖南,这里指长沙公将返封地长沙。九江:指作者地点地。
(17)行李:使者。行李时通:常常互通消息。
(18)写:抒发,倾泄。贻:赠予。
(19)赏(kuì愧):盛土的竹器。为山:指树建功业。这两句的意思是说,加一筐土固然很少,
但集腋成裘,终究亦能成山。这里是鼓励长沙公赓续进德求学,终究可以建成巨大年夜的功业。
(20)敬:有“慎”的意思。离人:拜别之人,指长沙公。临路:上路,出发。
(21)款:诚,诚恳。款襟:畅叙襟怀胸怀。辽:远。音问其先:是说可以常通消息。
[译文]
我与长沙公是同一宗族,先人都是大年夜司马陶侃的后裔。由于世次相隔已
远,彼此也互不了解。他此次途经温阳而得相会,临别之际,以此诗相赠。
同一泉源分主流,
世系渐远人相疏。
感悟此理深慨叹,
因念彼此同初祖。
血缘宗亲渐冷淡,
岁月悠悠一向仁。
感慨族亲成陌路,
迟疑彷徨心爱慕。
君为本家美名扬,
弘扬父志功光辉。
温文尔雅谦恭态,
美德生照映圭璋。
风华正茂光灿灿,
立品谨慎防秋霜。
可佩可佩令我赞,
君为我族增荣光。
彼此有时一重逢,
我愧辈长忘同宗。
笑语欢言还没有久,
君将离去各西东。
三湘遥遥君归处,
九江滚滚我意浓。
远隔山川路途阻,
频将消息互为通。
若何表达我情意,
且送几句肺腑言。
积土可以成平地,
进德求学是圣贤。
愿君此去多珍爱,
相送出发意凄然。
路途悠远难再晤,
愿得消息早早传。
-----------孟二冬《陶渊明集译注》-----------

陶渊明

陶渊明(352或365年—427年),字元亮,别名潜,私谥“靖节”,世称靖节师长教员,浔阳柴桑(今江西省九江市)人。东晋末至南朝宋早期巨大年夜的诗人、辞赋家。曾任江州祭酒、建威参军、镇军参军、彭泽县令等职,最末一次出仕为彭泽县令,八十多天便弃职而去,从此归隐田园。他是中国第一名田园诗人,被称为“古今隐逸诗人之宗”,有《陶渊明集》。

推荐诗词

征夫(唐·杜甫)

十室几人在,千山空自多。路衢唯见哭,城市不闻歌。
漂梗无安地,衔枚有荷戈。官军未通蜀,吾道竟若何。

暮登四安寺钟楼寄裴十迪(唐·杜甫)

暮倚高楼对雪峰,僧来不语自鸣钟。
孤城返照红将敛,近市浮烟翠且重。
多病独愁常阒寂,故人相见未安闲。
知君苦思缘诗瘦,大年夜向交游万事慵。

春归五首 其四(宋·朱淑真)

一点芳心冷若灰,寂无妄图惹尘埃。
东君总领莺花去,浪蝶狂蜂不自来。

璇玑图(南北朝·苏蕙)

琴清流楚激弦商秦曲发声悲摧藏音和咏思维空堂心忧增慕怀惨伤仁
芳廊东步阶西游王姿淑窈窕伯邵南周风兴自后妃荒经离所怀叹嗟智
兰休桃林阴翳桑怀归思广河女卫郑楚樊厉节中闱淫遐旷路伤中情怀
凋翔飞燕巢双鸠土迤逶路遐志咏歌长叹不克不及奋飞妄清帏房君无家德
茂流泉清水激扬眷颀其人硕兴齐商双发歌我衮衣想华饰容朗镜明圣
熙长君思悲好仇旧蕤葳桀翠荣曜流华不雅冶容为谁感英曜珠光纷葩虞
阳愁叹发容摧伤乡悲情我感伤情征宫羽同声相追所多思感谁为荣唐
春方殊离仁君荣身苦惟艰生患多殷忧缠情将若何钦天穹誓终专注贞
墙禽心滨均深身加怀忧是婴藻文繁虎龙宁自感思岑形荧城荣明庭妙
面伯改汉物日我兼思何漫漫荣曜华雕旌孜孜伤情幽未犹倾苟难闱显
殊在者之品润乎愁苦艰是丁丽壮不雅饰容侧君在时岩在炎在不受乱华
意诚惑步育浸集悴我生何冤充颜曜绣衣妄图劳形峻慎盛戒义消作重
感故昵飘施愆殃少章时桑诗端无终始诗仁颜贞寒嵯深兴后姬源人荣
故遗亲飘生思愆精徽盛医风比平始璇情贤丧物岁峨虑渐孽班祸谗章
新旧闻离天罪辜神恨昭盛兴作苏心玑明别改知识深微至嬖女因奸臣
霜废远微地积何遐微业孟鹿丽氏诗图显行华终凋渊察大年夜赵婕所佞贤
水故隔开德怨因幽元倾宣鸣辞理兴义怨士容始松重远伐氏好恃凶惟
齐君殊乔贵其备旷悼思伤怀日往感年衰念是旧愆涯祸用飞辞恣害圣
洁子我木平根当远叹水感悲思忧远劳情谁为独居经在昭燕辇极我配
志惟同谁均难苦离戚戚情哀慕岁殊叹时贱女怀欢网防青实汉骄忠英
清爽衾阴匀寻辛凤知我者谁世异浮寄倾鄙贱何如罗萌青生成盈贞皇
纯贞志一专所当麟沙流颓逝异浮沉华英翳曜潜阳林西昭景薄榆桑伦
望微精感透明神龙驰若然倏逝惟时年殊白天西移光滋愚谗漫顽凶匹
谁云浮托身轻飞昭亏不盈无倏必盛有衰无日不陂流蒙谦退休孝慈离
思辉光饬桀殊文德离忠体一达情意志殊愤激何施电疑危远家和雍飘
想群团圆妾孤遗怀仪容仰俯荣华丽饰身将无谁为逝容节敦贞淑思浮
怀悲哀声殊乖分圣赀何情忧感惟哀志节上通神祇推持所贞记自恭江
所春伤应翔雁归皇辞成者作体下遗葑菲采者无差生从是敬孝为基湘
亲刚柔有女为贱人房幽处己悯微身长路悲旷感生平易近梁山殊塞隔河津

哭台州郑司户苏少监(唐·杜甫)

故旧谁怜我,生平郑与苏。
逝世活不重见,丧乱独前程。
豪俊何人在,文章扫地无。
羁游万里阔,凶问一年俱。
白首华夏上,清秋大年夜海阪。
夜台当北斗,泉路著东吴。
冒犯台州去,时危弃硕儒。
移官蓬阁后,谷贵没潜夫。
流恸嗟何及,衔冤有是夫。
道消诗荣枯,心息酒为徒。
许与才虽薄,跟随迹未拘。
班扬名甚盛,嵇阮逸相须。
会取君臣合,宁铨品命殊。
贤良不用展,廊庙有时趋。
胜决风尘际,功安造化炉。
安闲拘旧学,惨淡阴符。
摆落嫌疑久,哀伤志力输。
俗依绵谷异,客对雪山孤。
老练思诸子,交朋列友于。
情乖清酒送,望绝抚坟呼。
疟病餐巴水,疮痍老蜀都。
漂荡迷哭处,寰宇日榛芜。

寄桃浦诸故知即事(五首)(元·王逢)

贵不可贵富可嗟,二事亦到园丁家。
雷王药吏锦裆荅,野藤络树金银花。
园丁横筇坐梧下,窃愧长年释耕者。
身膏草野身土苴,语孙耰锄莫轻把东坡楚颂存虚名,止乌
作亭殊无情。
枇杷换叶何青青,雪中开花来远馨。
多仁多核知尔少,柏树根添郑玄草。
慧海禅师识侯景,华容女儿哭刘表。
若何太白谪神仙,竟坐夜郎唐绝徼。
裁诗寄予多才郎,尘间宠辱要相忘。
霸桥吟兴驴背上,月盎冰壶齑味长。

独酌(唐·杜甫)

步屦深林晚,开樽独酌迟。仰蜂黏落絮,行蚁上枯梨。
薄劣惭真隐,幽偏得自怡。本无轩冕意,不是傲当时。

归园田居 其四(魏晋·陶渊明)

久去山泽游,浪莽林野娱。
试携子侄辈,披榛步荒墟。
彷徨丘垄间,依依古人居。
井灶有遗处,桑竹残朽株。
借问采薪者,此人皆焉如?
薪者向我言,逝世没无复余。
一世异朝市,此语真不虚。
人生似变幻,终当归空无。

卢沟晓月(清·乾隆)

茅店寒鸡咿喔鸣,曙光斜汉欲参横。
半钩留照三秋淡,一蝀分波夹镜明。
入定衲憎心共印,怀程客子影犹惊。
比来每踏沟西道,触景那忘黯尔情。

题柱二首(宋·陈师道)

桃李摧残风雨春,天孙河鼓隔天津。
主恩不与妍华尽,何限人世掉意人。

相干作者
相干诗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