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嘉三大年夜家

元嘉三大年夜家指的是南朝时代活泼在文坛的三位诗人:鲍照、谢灵运、颜延之,他们在重视描述山川景物、讲究词华的华丽和对仗的工整方面有相互类似的地方,被称为“元嘉三大年夜家”。元嘉是刘宋文帝的年号。

1、[南北朝] 鲍照

鲍照(414年-466年),字明远,东海郡人(今属山东临沂市兰陵县长城镇),中国南朝宋出色的文学家、...

2、[南北朝] 谢灵运

谢灵运(385年—433年),原名公义,字灵运,以字行于世,奶名客儿,世称谢客。南北朝时代出色的诗人...

3、[南北朝] 颜延之

颜延之(384~456年),字延年,南朝宋文学家。琅邪临沂(今山东临沂)人。曾祖含,右光禄大年夜夫。祖约...

推荐诗词

代赵仪可挽刘叔丙(宋·蔡戡)

此士弗成得,乡人今始思。
迎宾多事日,教子废科时。
望屋讼自止,弄丸争者谁。
京华连袂处,忆著最伤悲。

宛丘二咏(宋·苏辙)

旱湖堤上柳空多,倚岸轻舟奈汝何。
秋雨连渠添积润,春风吹冻忽生波。
虫鱼便尔来有数,凫雁犹疑未肯过。
持诧钱塘应笑我,坳中浮芥两么麽。
古殿山花丛百围,故园曾见色依依。
凌寒强比松筠秀,叶艳空惊岁月非。
冰雪纷纷真性在,根株老大年夜众园希。
山中草木谁携种,潦倒尘埃不复归。

宾至(唐·杜甫)

幽栖地僻经过少,老病人扶再拜难。
岂有文章惊国际,漫劳车马驻江干。
竟日淹留佳客坐,百年粗粝冬烘餐。
不嫌野外无供给,乘兴还来看药栏。

点绛唇·醉漾轻舟(宋·秦不雅)

醉漾轻舟,信流引到花深处。
尘缘相误,无计花间住。

烟水茫茫,千里夕阳暮。
山有数,乱红如雨,不记来时路。

奉留赠集贤院崔于二学士(唐·杜甫)

昭代将垂白,途穷乃叫阍。气冲星象表,词感帝王尊。
天老书标题,春官验评论辩论。倚风遗鶂路,随水到龙门。
竟与蛟螭杂,空闻燕雀喧。青冥犹契阔,陵厉不飞翻。
儒术诚难起,家声庶已存。故山多药物,胜概忆桃源。
欲整还乡旆,长怀禁掖垣。谬称三赋在,难述二公恩。

夜归鹿门歌(唐·孟浩然)

山寺钟鸣昼已昏,渔梁渡头争渡喧。
人随沙岸向江村,余亦乘舟归鹿门。
鹿门月照开烟树,忽到庞公栖隐处。
岩扉松径长孤单,唯有幽人自来往交往。

减字木兰花·垂螺近额(宋·张先)

垂螺近额。走上红裀初趁拍。只恐轻飞。拟倩游丝惹住伊。文鸳绣履。去似杨花尘不起。舞彻伊州。头上宫花颤未休。

倦寻芳慢/倦寻芳(宋·王雱)

露晞向晚,帘幕风轻,小院闲昼。翠迳莺来,惊下乱红铺绣。倚危墙,登高榭,海棠经雨胭脂透。算年光年光,又因循过了,清明时辰。
倦游燕、风景满目,好景良辰,谁共连袂。恨被榆钱,买断两眉长斗。忆高阳,人散后。屁滚尿流仍照旧。这情怀,对春风、尽成瘦削。

逢入京使(唐·岑参)

故园东望路漫漫,双袖龙钟泪不干。
立时重逢无纸笔,凭君传语报安然。

九辩(先秦·宋玉)

悲哉!秋之为气也。
萧瑟兮,草木摇落而变衰。
憭栗兮,若在远行。
登山临水兮,送将归。
泬寥兮,天高而气清;
孤单兮,收潦而水清。
憯悽增欷兮,薄寒当中人;
怆怳懭悢兮,去故而就新;
坎廪兮,贫士掉职而志不平;
廓落兮,羁旅而无友生;
惆怅兮,而擅自怜。
燕翩翩其辞归兮,蝉寂漠而无声。
雁廱廱而南游兮,鹍鸡啁哳而悲鸣。
独申旦而不寐兮,哀蟋蟀之宵征。
时亹亹而过中兮,蹇淹留而无成。
悲忧穷戚兮独处廓,有美一人兮心不绎;
去乡离家兮徠远客,超逍遥兮今焉薄!
专思君兮弗成化,君不知兮可柰何!
蓄怨兮积思,心烦憺兮忘食事。
原一见兮道余意,君之心兮与余异。
车既驾兮朅而归,不得见兮心酸悲。
倚结軨兮长嗟叹,涕潺湲兮下霑轼。
大方绝兮不得,中瞀乱兮困惑。
擅自怜兮何极?心怦怦兮谅直。
皇天等分四时兮,窃独悲此廪秋。
白露既下百草兮,奄离披此梧楸。
去白天之昭昭兮,袭永夜之悠悠。
离芳蔼之方壮兮,余萎约而悲愁。
秋既先戒以白露兮,冬又申之以严霜。
收恢台之孟夏兮,然欿傺而沉藏。
叶菸邑而无色兮,枝烦挐而交横。
颜淫溢而将罢兮,柯仿佛而萎黄。
萷櫹椮之可哀兮,形销铄而瘀伤。
唯其纷糅而将落兮,恨其掉时而无当。
揽騑辔而下节兮,聊逍遥以相佯。
岁忽忽而遒尽兮,恐余寿之弗将。
悼余生之不时兮,逢此世之俇攘。
澹容与而独倚兮,蟋蟀鸣此西堂。
心怵惕而震动兮,何所忧之多方。
卬明月而嗟叹兮,步列星而极明。
窃悲夫蕙华之曾敷兮,纷旖旎乎都房。
何曾华之无实兮,从风雨而飞飏!
认为君独服此蕙兮,羌无以异於众芳。
闵奇思之不通兮,将去君而高翔。
心闵怜之惨悽兮,原一见而有明。
重无怨而生离兮,中结轸而增伤。
岂不郁陶而思君兮?君之门以九重!
猛犬狺狺而迎吠兮,关梁闭而不通。
皇天淫溢而秋霖兮,后土甚么时候而得漧?
塊独守此无泽兮,仰浮云而永叹!
甚么时候俗之工巧兮?背绳墨而改错!
郤骐骥而不乘兮,策驽?台而取路。
当世岂无骐骥兮,诚莫之能善御。
见执辔者非其人兮,故驹跳而远去。
凫雁皆唼夫梁藻兮,凤愈飘翔而高举。
圜凿而方枘兮,吾固知其鉏铻而难入。
众鸟皆有所登栖兮,凤独遑遑而无所集。
原衔枚而无言兮,尝被君之渥洽。
太公九十乃显荣兮,诚未遇其匹合。
谓骐骥兮安归?谓凤皇兮安栖?
变古易俗兮世衰,今之相者兮举肥。
骐骥伏匿而不见兮,凤皇高飞而不下。
鸟兽犹知怀德兮,何云贤士之不处?
骥不骤进而求服兮,凤亦不贪餧而妄食。
君弃远而不察兮,虽原忠其焉得?
欲寂漠而绝端兮,窃不敢忘初之厚德。
独悲愁其伤人兮,冯郁郁其何极?
霜露惨悽而交下兮,心尚幸其弗济。
霰雪雰糅其增长兮,乃知遭命之将至。
原徼幸而有待兮,泊莽莽与野草同逝世。
原自往而径游兮,路壅绝而不通。
欲循道而平驱兮,又未知其所从。
然中路而困惑兮,自厌按而学诵。
性愚陋以褊浅兮,信未达乎安闲。
窃美申包胥之气晟兮,恐时世之不固。
甚么时候俗之工巧兮?灭规矩而改凿!
独廉洁而不随兮,原慕先圣之遗教。
处浊世而显荣兮,非余心之所乐。
与其无义而有名兮,宁穷处而守高。
食不媮而为饱兮,衣不苟而为温。
窃慕诗人之遗风兮,原讬志乎素餐。
蹇充倔而无故兮,泊莽莽而无垠。
无衣裘以御冬兮,恐溘逝世不得见乎阳春。
靓杪秋之遥夜兮,心缭悷而有哀。
年龄逴逴而日高兮,然惆怅而自悲。
四时递来而卒岁兮,阴阳弗成与俪偕。
白天?宛晚其将入兮,明月销铄而减毁。
岁忽忽而遒尽兮,老冉冉而愈弛。
心摇悦而日幸兮,然怊怅而无冀。
中憀恻之悽怆兮,长嗟叹而增欷。
年洋洋以日往兮,老嵺廓而无处。
事亹亹而觊进兮,蹇淹留而迟疑。
何氾滥之浮云兮?猋廱蔽此明月。
忠昭昭而原见兮,然霠曀而莫达。
原皓日之显行兮,云蒙蒙而蔽之。
窃不自料而原忠兮,或黕点而汙之。
尧舜之抗行兮,了冥冥而薄天。
何险巇之妒忌兮?被以不慈之伪名。
彼日月之照明兮,尚黯黮而有瑕。
何况一国之事兮,亦多端而胶加。
被荷裯之晏晏兮,然潢洋而弗成带。
既骄美而伐武兮,负阁下之廉洁。
憎愠惀之修美兮,好夫人之大方。
众踥蹀而日进兮,美超远而逾迈。
农民辍耕而容与兮,恐野外之芜秽。
事绵绵而多私兮,窃悼後之危败。
世雷同而炫曜兮,何毁誉之昧昧!
今润饰而窥镜兮,後尚可以[穴鼠]藏。
原寄言夫流星兮,羌儵忽而难当。
卒廱蔽此浮云,下暗漠而无光。
尧舜皆有所举任兮,故高枕而自適。
谅无怨於世界兮,心焉取此怵惕?
乘骐骥之浏浏兮,驭安用夫强策?
谅城郭之缺乏恃兮,虽重介之何益?
邅翼翼而无终兮,忳惛惛而愁约。
生寰宇之若过兮,功不成而无嶜。
原沉滞而不见兮,尚欲布名乎世界。
然潢洋而不遇兮,直怐□而自苦。
莽洋洋而无极兮,忽飞翔之焉薄?
国有骥而不知乘兮,焉皇皇而更索?
甯戚讴於车下兮,桓公闻而知之。
无伯乐之相善兮,今谁使乎誉之?
罔流涕以聊虑兮,惟著意而得之。
纷纯纯之原忠兮,妒被离而鄣之。
原赐不肖之躯而分袂兮,放游志乎云中。
乘精气之抟抟兮,骛诸神之湛湛。
骖白霓之習習兮,历群灵之丰丰。
左硃雀之茇茇兮,右苍龙之躣躣。
属雷师之阗阗兮,通飞廉之衙衙。
前轻辌之锵锵兮,後辎乘之从从。
载云旗之委蛇兮,扈屯骑之容容。
计专专之弗成化兮,原遂推而为臧。
赖皇天之厚德兮,还及君之无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