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施北宋

南施指安徽宣城的施闰章(1618—1683),北宋指的是山东莱阳的宋琬(1614—1673)。二人是较早在清庭应仕、出仕,重要生活在顺治康熙时代的诗人。有关两人的成就,大年夜诗人王士祯说:“康熙以来诗人,无出南施北宋之右。”

1、[清] 施闰章

施闰章(1619—1683),清初有名诗人。字尚白,一字屺云,号愚山,媲萝居士、蠖斋,晚号矩斋,先人...

2、[清] 宋琬

宋琬(1614-1673),清初有名诗人,清八大年夜诗家之一,字玉叔,号荔裳,汉族,山东莱阳人。生于明万...

推荐诗词

青溪(唐·王维)

言入黄花川,每逐青溪水。
随山将万转,趣途无百里。
声喧乱石中,色静深松里。
漾漾泛菱荇,澄澄映葭苇。
我心素已闲,清川澹如此。
请留盘石上,垂钓将已矣。

瑞鹤仙 寿丘提刑(宋·方岳)

一年寒尽也。问秦沙、梅放未也。幽寻者谁也。有何郎佳约,岁云除也。南枝暖也。正同云、磋商雪也。喜东皇,一转洪钧,照旧春风中也。喷鼻也。骚情酿就,书味熏成,这些情也。玉堂深也。莫道年光年光归也。是轮回、三百六旬六日,生意无穷已也。但打发,留取微酸,调商鼎也。

两当县吴十侍御江上宅(唐·杜甫)

寒城朝烟澹,山谷落叶赤。阴风千里来,吹汝江上宅。
鹍鸡号枉渚,日色傍阡陌。借问持斧翁,几年长沙客。
哀哀掉木狖,矫矫避弓翮。亦知故乡乐,未敢思夙昔。
昔在凤翔都,共通金闺籍。皇帝犹蒙尘,东郊暗长戟。
兵家忌特务,此辈常接迹。台中领举劾,君必慎分析。
不忍杀无辜,所以分白黑。上官权许与,掉看法迁斥。
仲尼甘旅人,向子识损益。朝廷非不知,钳口休太息。
余时忝诤臣,丹陛实天涯。相看受狼狈,至逝世难塞责。
行迈心多背,出门无与适。于公负明义,惆怅火更白。

许公子郑姬歌(唐·李贺)

许史世家外亲贵,宫锦千端买沉醉。铜驼酒熟烘明胶,
古堤大年夜柳烟中翠。桂开客诨名郑袖,入洛闻喷鼻鼎门口。
先将芍药献妆台,后解黄金大年夜如斗。莫愁帘中许合欢,
清弦五十为君弹。弹声咽春弄君骨,骨兴牵人立时鞍。
两马八蹄踏兰苑,情如合竹谁能见。夜光玉枕栖凤凰,
袷罗当门刺纯线。长翻蜀纸卷明君,转角含商破碧云。
自从小靥来东道,曲里长眉少见人。相如冢上生秋柏,
三秦谁是言情客。蛾鬟醉眼拜诸宗,为谒皇孙请曹植。

得应职方书以诗答之(明·沈炼)

郎署飞符日,题书问谪居。
自因乡使到,翻觉故人故交疏。
风月尘沙里,边风鼓角余。
谁知迁客梦,夜夜绕鸾舆。

虞美人·碧桃天上栽和露(宋·秦不雅)

碧桃天上栽和露。不是凡花数。乱山深处水潆回。可惜一枝如画、为谁开。
轻寒细雨情何限。不道春难管。为君沉醉又何妨。只怕酒醒时辰、断人肠。

破斧(先秦·诗经)

既破我斧,又缺我斨[1]。周公东征,四国事皇。
哀我人斯,亦孔之将。

既破我斧,又缺我錡[2]。周公东征,四国事吪[3]。
哀我人斯,亦孔之嘉。

既破我斧,又缺我銶[4]。周公东征,四国事遒。
哀我人斯,亦孔之休。

塞芦子(唐·杜甫)

五城何迢迢,迢迢隔河水。边兵尽东征,城内空荆杞。
思明割怀卫,秀岩西未已。回略大年夜荒来,崤函盖虚尔。
延州秦北户,关防犹可倚。焉得一万人,疾驱塞芦子。
岐有薛大年夜夫,旁制山贼起。近闻昆戎徒,为退三百里。
芦关扼两寇,深意其实此。谁能叫帝阍,胡行速如鬼。

行喷鼻子 过七里濑(宋·苏轼)

一叶舟轻,双桨鸿惊。
水天清、影湛波平。
鱼翻藻鉴,鹭点烟汀。
过沙溪急,霜溪冷,月溪明。

重重似画,曲曲如屏。
算昔时、虚老严陵。[1]
君臣一梦,今古空名。
但远山长,云山乱,晓山青。

蝉(唐·虞世南)

垂緌饮清露,流响出疏桐。
居大声自远,非是藉金风抽丰。